那一年,厦门海边的绝美日环食_太阳

那一年,厦门海边的绝美日环食_太阳
原标题:那一年,厦门海边的绝美日环食 2020年6月21日是个大日子,这天是周日,也是夏至,恰逢父亲节。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太重要,因为这天是又一个极难得能在国内可一睹日环食奇观的日子,足以令每一个天文爱好者热血沸腾。 日食中,日偏食并不算罕见,但日环食就很稀奇了。从2000年以来,不出国门就可以观赏到日环食的次数只有3次,分别是2010年1月15日、2012年5月21日和2020年6月21日。接下来要在中国境内再看到日环食,就得等到2030年和2041年了。 非常幸运,8年前,为了看日环食,我们全家总动员,从宁波赶到厦门,看到了一次完美的海上“带食日出”,以及一次有惊无险、精彩绝伦的日环食过程。而今年的日环食,厦门再一次处在环食带上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海边,等候观赏日环食的人们。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“半个”天文摄影爱好者 我喜欢观鸟、拍鸟,我也算得上半个天文摄影爱好者。由于拍鸟,我拥有俗称“大炮”的超长焦镜头,无意中,这也为天文摄影(特别是各种日食、月食)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 我对重要拍摄天象的着迷始于2009年7月22日的日全食。当天,在宁波境内就可以观察到极为罕见的日全食过程。那天上午,日全食发生时,眼见灼眼的太阳慢慢被“吞没”,顿时白昼为夜,凉风暗生,这惊人的景象带给我极大的震撼。 2010年1月15日下午,本世纪首次日环食登场。当日的环食带从西到东,覆盖了云南、四川、贵州、重庆、陕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山东等省市的部分地区。而且,环食阶段的持续时间长达11分钟多,这也是极少有的。很遗憾,宁波处在环食带的南边,因此只能看到食分较大的日偏食。 2010年1月15日,宁波,日落时的日偏食。 所谓“食分”,就是指“太阳(或月亮)被食的程度”。就日食而言,通俗地说,假设太阳看上去的大小为1,食分为0.4的话,就是说当太阳、月亮、地球成一线时,太阳被月球遮去了40%。日偏食、日环食的食分都小于1,而日全食的食分大于或等于1。 2010年1月15日在宁波可见的日偏食,其食分最大之时,恰好在日落时分。那天,我们选择去东钱湖畔观赏。妻子和不到8周岁的女儿在湖边用医用X光片看日偏食。而我,则如愿拍到了无限婉约动人的夕阳日食。我们看到,日食中的太阳犹如一弯红月,缓缓西坠,令人深深陶醉。 2010年1月15日,宁波,犹如弯月的日偏食。 “逃学”去看日环食 2012年5月21日,在浙江,只有在跟福建交界处的小部分地方可以看到日环食,而在福建、广东等地可以见到完美的日环食奇观——当然前提是天气要好。 通过查询天气预报,我认为厦门是个合适的地点,而且可以看到已经处于日偏食状态的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的美景。为此,我非常兴奋,决定带老婆孩子一起去一趟厦门。 可问题是,那天是周一,我可以请假外出,而女儿得上学啊。于是,我跟老婆费了好大的劲,才说服女儿“逃学”半天——当然,请假手续由我们家长去向老师办理。我说服女儿的理由是:差半天课,很容易补回来,可是错过这次日环食,你很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!好说歹说,女儿终于同意了。 5月20日下午,我们坐动车从宁波赶到厦门,入住位于海边的一家酒店,出门就是沙滩与大海。晚上,一家三口在沙滩边的小店吃晚饭,就在户外摆了张桌子,于习习凉风中坐了下来,点了一些当地特色菜,如蚵仔煎(闽南语读做é-ā-jiān)之类的小吃,觉得美味异常。 次日凌晨4点多,天还没亮,我们就起床来到海边。这时才发现,这个地方已经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起码100多名天文爱好者,此外还有不少老外也带着专业器材来到了现场。 天气相当不错,除了低空有条窄窄的云带横亘在海面之上,简直可以说是万里无云。我架好 “大炮”,静候日出。5点多,东边的天空出现了淡红的朝霞,白鹭成群掠过海面之上。我们静静地注视着东方。约5:21,红日的一角缓缓冒出了远处的海平面,好似一座通红的尖尖的小山,小心翼翼从晨雾中探出了头。海滩上传来了一片欢呼声!朝阳逐渐升高,很快,大半个太阳已经露了出来。由于其右上角已被月球的阴影遮住,看上去就像红苹果被“咬”了一口。能见到这样的海上“带食日出”,我觉得特别幸福。 有惊无险看到日环食 太阳越升越高,眼看日环食的时刻(据预报是6:06开始)马上就要到来了,可这时低空的那条狭长的云带一直没有消散。上升的太阳进入了云中看不见了。我不禁目瞪口呆,紧张得屏住了呼吸。我相信,此时此刻,海滩上所有的人们都心急如焚!要知道,整个日环食阶段也就约4分33秒啊! 此前,我已把巴德膜(一种太阳滤光片,可以起到明显减光的作用,以避免强烈的阳光对眼睛和摄影器材造成伤害)装在镜头前。一切都已准备就绪。等待太阳从云中出来的几分钟,简直如同一个世纪那般漫长。 清晨6:06,日环食已经发生了,可太阳还是在在云中穿行!好在,没过一会儿,谢天谢地,随着云带的移动,太阳最终还是钻了出来,好像一枚魔戒在云端熊熊燃烧,天空显得异常奇幻。 顿时,海滩上再次响起了响亮的欢呼声。我们一家三口也是非常激动,连呼不虚此行!此后,就没有悬念了。我拍到了完美的“金指环”,即食分最大时刻的日环食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,云中日环食好像“魔戒”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,如同“金指环”的日环食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,海上带食日出。 看完日环食,我又拍了一会儿日偏食。然后就和家人一起到人最多的“天文集市”那里看热闹。只见现场所有的人都忙得不亦乐乎,各种稀奇古怪的器材都有,各种观测姿势也都有,十分有趣。有人架了观测镜,可以让日食的投影映在物体上。有好事者将头部伸到下面,让日偏食的影像映在其额头,就像影视作品中包公额头的月亮一般。而我女儿则将小手伸了过去,于是日食就出现在了手心。 然后,心满意足的我们马上坐动车,中午就已经回到了宁波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,日偏食投影在额头。 2012年5月21日,厦门,日偏食投影在女儿的手心。 好事成双,拍到“最美夏候鸟” 其实,那次到厦门,除了观赏、拍摄日环食,作为“鸟人”,我还有一个“小算盘”,即争取拍到有厦门“最美夏候鸟”之称的栗喉蜂虎。 所谓蜂虎,就是善于捕捉蜜蜂等昆虫的鸟。栗喉蜂虎作为夏候鸟,年年都来厦门筑巢繁殖(这是这种鸟在国内已知的最北分布地)。厦门的栗喉蜂虎太有名了,我一直都很想拍到,但此前苦于没有好的机缘。 2012年5月20日下午抵达厦门后,我立即打的赶到位于市区的五缘湾栗喉蜂虎繁殖地(如今已成为保护区)。到了那里一看,只见在街道旁保留着一座富有乡野气息的小山,山体上有块由泥土与沙砾构成的断崖,泥壁上密密麻麻分布着很多小洞,这正是栗喉蜂虎的繁殖巢穴啊! 厦门有“最美夏候鸟”之称的栗喉蜂虎 十几只栗喉蜂虎在那里逗留,有的停在附近的树枝上,有的在小洞口,有的在空中快速翻飞捕食昆虫,其高超的飞行技巧一点都不输于燕子。很多热带鸟类以羽色艳丽著称,栗喉蜂虎也是如此。阳光下,每一只鸟都闪烁着鲜艳的金属光泽:背部、胸腹部与双翅是绿色的,翅下覆羽是橙黄的,尾羽则是蓝色的。当然,作为名字的来源,它们的喉部呈栗红色。 那天,我运气很好,不仅拍到了栗喉蜂虎捕食蜜蜂的场景,也拍到了一只雄鸟将红蜻蜓献给雌鸟的一幕,最后还拍到了一场鸟儿的婚礼! 说完了8年前看日环食的故事,再回过头来说一说今年6月21日的日环食。我看了报道,当天下午在我国境内的西藏、四川、贵州、湖南、江西、福建、台湾等地的部分地区可见环食(环食阶段持续时间不到一分钟),其他地区可见不同程度的偏食。有点遗憾的是,这一天我在云南的西双版纳,就无缘看到日环食了。 (本文作者张海华为媒体人、博物作家,曾出版科普类作品《云中的风铃》、《夜遇记》等。)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